<strike id="xd3x3"><b id="xd3x3"></b></strike>
<form id="xd3x3"><menuitem id="xd3x3"><font id="xd3x3"></font></menuitem></form><noframes id="xd3x3">

        <listing id="xd3x3"></listing>

        <address id="xd3x3"><listing id="xd3x3"><menuitem id="xd3x3"></menuitem></listing></address>

          <form id="xd3x3"></form>

          王濤:縱橫捭闔不稱王 濤濤不絕線如針

          自媒體 中國書畫名家專訪 2020/10/17 19:43:23

          王濤:縱橫捭闔不稱王 濤濤不絕線如針

          ——專訪中國安徽省書法家協會副主席王濤先生

          全媒體記者:張行方 高華芬

          一個成熟的男人不一定是個儒雅的男人,但一定是有著儒雅氣質的男人,一定是個持重仁愛、心胸廣博的男人,值得信任,樂意為伍,讓人依依難舍,不忍忘懷,出現在哪里,哪里花會綻放,風會柔和,笑會清脆,人會精神。

          初識王濤先生,緣于一次書畫界同道之雅聚,諸位神明推杯換盞,王濤先生應付自如,恰到好處之禮尚往來,彰顯其溫文爾雅之品性。

          王濤先生善飲,常三五益友把酒臨風,虹吸九天,口若懸河,上下五千年,暢談藝術之真諦,學路之坎坷,情至泛泛處,談古論今,據經引典,娓娓道來,精彩無處不在,山河為之俯首,百花為之綻放,喝彩為之聲起。

          古來圣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

          王濤先生名至實歸。

          劉熙載《藝概》說:“書,如也。如其學,如其志,總之曰如其人”。

          書法由點線結合,要體現哲理性,寫出書卷氣,注重意境表現,寫出自我風格。一個優秀的書家,除了工夫和功力,還需具有學識和品德。

          王濤先生善書,酒酣之后,潑墨揮毫。如開蒙童子,初心立現,輾轉騰挪,筆墨寫意,或羅漢跏跌,或漁翁歸廬,或稚童垂釣,躍然紙上。其才情之郁勃,書藝之嫻熟,國學之弘博,立竿見影,躍然紙上。

          王濤先生為人正直,謙謙君子不事張揚,情懷磊落樸素求真。因而他的書法作品,不與時下柔美甜俗為伍,而是追求線條剛健,筆墨厚重,行草自然率真,樸茂多姿。

          王濤先生書法作品點劃飛動,結體多變,章法生動,線條優美,血脈連通,氣韻天成,轉化跌宕,氣勢磅礴,奇逸瀟灑,流淌濃濃的筆情墨趣,美輪美奐,嘆為觀止。

          王濤先生書法作品用筆美,線條美,點劃美,意境美,獨具風味,與筆墨里賞其字一如看風景,耐看、耐品、耐揣摩。

          近觀王濤先生書作,筆墨之中流露一種悠閑的放縱,這種將骨力隱藏于古拙的體悟狀態,宛如沙灘漫步者被午后的陽光曬得渾身酥軟,而其中積淀的閱歷和審美意趣,會心者識,懂藝者知,善書者敬。

          王濤先生草書“草貴流而暢”,正如虞世南所說:“覆腕轉蹙,懸管聚鋒,柔毫外拓,左為外,右為內,起伏連卷,收攬吐納,內轉藏鋒也。”

          王濤先生,1966年生,安徽省肥東人,號近墨齋。中國書協會員,安徽省書協副主席、草書專業委員會主任。

          王濤先生作品先后入選第九屆“國展”、“紀念鄧小平誕辰一百周年”全國書法展、第二屆“羲之杯”書法展、全國千人千作展、當代書壇名家系統工程五百人書法精品展、全國第二屆青年書法展等。作品獲“皖北煤電杯”全國書法大獎賽三等獎、安徽省首屆臨書大賽二等獎、安徽省第三屆書法大展一等獎,安徽省第六、七屆藝術節銀獎。

          王濤先生無數次參加社會各類團體舉辦的慈善公益捐助活動,把自己的善行化作一縷陽光,照亮社會的每個角落,用自己一顆溫暖的心弘揚社會正能量,把自己的德行化作一團火焰,點燃弱勢群體的希望,用自己善行義舉融化他們心靈堅冰,奉獻出一個藝術家的情和愛,為構建和諧社會,實現偉大復興富裕強大的中國夢,不忘初心,砥礪前行。

          王濤先生被業界和社會公認為“癲狂的書家,不羈的酒客,奔放的歌者,熱情的友人”,可見其為人處世,敬業樂藝的大家風范。

          《書法導報》記者黃俊儉在撰寫的王濤訪談《王濤先生“醉來信手兩三行,醒后卻書書不得”》文章進行了問答式的采訪,王濤先生一如論文答辯式的口吐珠璣,詞若蓮花,縱橫捭闔,旁征博引,精彩絕倫的回答,讓人拍案叫絕。

          王濤先生青春韶華,活力蓬勃,正如一輪朝陽噴薄而出,光芒萬丈,華彩四射,假以時日,經過歲月的淬煉和洗禮,他的書法藝術作品會問鼎書壇,雄霸一方,勢不可擋。

          他,一定會不負眾望。

          讓我們拭目以待。

          作者介紹:

          張行方,全媒體記者、中國散文家協會理事、中國書畫院高級院士、中國書畫名家專訪網主編、安徽省硬筆書法家協會宣傳部長、故宮博物院安徽省書畫考級中心副主任、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安徽工作部總編、美國書畫研究院無錫分院執行副院長、安徽省作家協會會員、著名文藝評論家……

          長于散文、詩歌、評論、長篇小說及非虛構等文本創作,其作品文采斐然、情感充沛、旁征博引、厚重飄逸、氣勢恢弘、張弛有度,立意精巧,充滿靈魂的叩問和哲學的思辨,立體之藝術美感躍然紙上。

          供職單位:全國公安文聯《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安徽工作部

          附:王濤先生書法藝術作品欣賞——

          “醉來信手兩三行,醒后卻書書不得”

          ——王濤訪談

          《書法導報》記者 黃俊儉

          黃俊儉:有人用“癲狂的書家,不羈的酒客,奔放的歌者,熱情的友人”對你的性格特征進行了形象的刻畫,認為你在書法藝術追求方面達到了“癡迷”的程度。請問:這種“癡迷”的動力源泉來自于哪里?

          王 濤:喜歡唱歌,是我年輕時除書法藝術這一特別愛好以外的愛好之一。我和當下大多數的年輕人一樣,擁抱青春,熱愛生活,常以歌詠懷志,對待朋友真誠與熱情,應該是我骨子里的性格使然。我一向認為,人生短暫,茫茫人海,人與人從陌生到相識、相知很是不易,朋友間若能友好地相待,那么每一個時刻都將是一種無瑕的美麗。讀書與筆墨之余,約上圈內三五好友小酌,放松心情,把酒言歡,聊敘人生、藝術,互補有無,自然是人生一大快事。借著酒意,興至高昂處,難免放浪形骸,托酒言情,推杯換盞,來者不拒,直至酒酣意濃,此所謂朋友言“不羈”也。關于坊間友人所言之“癲狂”,可能是因為我在筆墨行為與書寫狀態上有點異于其他書法家。我喜歡草書,尤喜于酒后作大草,可謂“醉來信手兩三行,醒后卻書書不得”。還有就是喜歡在夜深人靜時作大草,遇到得意之作時,遂以手機拍下圖片并及時發到朋友圈,而發送的時間可能就是第二天凌晨的某個時候。

          我對書法藝術“癡迷”的動力源泉,完全來自于本人對魏晉以來古人經典筆墨遺跡的敬畏與膜拜,以及背后人文歷史故事的癡迷與想象。就拿“二王”書風來說,在書法史上,“羲獻”父子起到了承上啟下的歷史作用,尤其對今草、行書與楷書的傳承貢獻最大,上承漢魏西晉,下啟南北朝直至今天,其影響力綿延1700余年。今天,我們從魏晉隋唐間的“二王系”筆墨遺跡里可以探知,當時人們對漢字書寫的審美趣味和技法水準,竟然達到了漢字書寫藝術歷史的最高點,千百年來,幾乎沒有人能夠超越。這是一個值得我們每一位書法家和書法愛好者去深度思考的書法藝術傳承與發展的問題,正是因為這個問題,我一直在解效“二王”,玩味“二王”,樂此不疲。

          黃俊儉:作為安徽省草書專業委員會主任,請你談談安徽省草書創作的現狀。

          王 濤:安徽歷史文化悠久,人文薈萃。從書法史來看,歷史上有衛夫人、鄧石如、包世臣、梁巘等一大批書法家和書法理論家。在現、當代書壇,安徽與其他眾多的兄弟省份一樣,也是一個書法大省,名公林散之、司徒越均是安徽人。自20世紀80年代書法藝術復興以來,安徽涌現出了一大批文翰俱佳的中青年書法家,歷屆“國展”和單項展的成績數據可以說明這一點。在這些優秀的書法家中,喜歡草書且善于草書的書法家不在少數。目前,安徽省書協草書專業委員會有會員25人,其中有許多人都是“國展”的精英。

          關于安徽草書創作的現狀,總結開來,我想大體上呈現出審美多元、取法多元的形態化格局。至于取法哪家,最終寫成什么樣的一種狀態,或者說達到一種什么樣的技術水準與藝術高度,這完全取決于個人的審美認知與趣味、個人在線條形態上的探索與創新,以及個人綜合學養的積納程度。作為草書專業委員會主任,在草書傳承與創新上,我一直也在倡導“審美多元、取法多元”的學習創作理念。

          當然,當下安徽草書的創作,也在不同程度上受到了“國展”審美風向的影響,或者說受到了當代展廳文化的影響。許多年輕人喜歡走捷徑,在取法上有以展廳作品為效仿對象的現象,這也是我們今天看到的“國展”作品往往有千篇一律之感的主要原因之一。

          黃俊儉:請你談談自己學習書法的路徑。你認為學習草書,特別是大草的難點在哪里?如何突破?

          王 濤:關于本人學習書法的路徑,大體上是這樣的。本人早年自唐楷入手,后上探“二王”小楷,隸宗《西狹》,行法《集王字圣教》及“蘇米”二家,中年后習草,于《書譜》《十七帖》《淳化閣帖》等“二王”系用功最多。近年來,一直在主攻“二王”系草書,取法上穿梭于伯英、伯高與素師間,并適當穿插《十七帖》《書譜》《淳化閣帖》等“二王”路小草之練習。

          關于大草,本人一向認為,小草是大草之根基,小草若不精熟,大草必法亂無度。大草之為“大”,是夸大、增大作品恣肆程度之意。具體來說,主要是在精熟小草章法的基礎上,增強大小、疏密、欹正、險平、收放、開合、墨色等草書各章法元素的對比關系,甚至能讓自然物態流淌于筆下,古人所言“夏云奇峰”“橫風斜雨”“驚蛇入草”“飛鳥出林”等正是草書形態的寫照。大草是草書的最高階段,也是草書家畢生追求的終極藝術目標。在小草精熟的基礎上,以情感表達為訴求,以書寫欲望為動因,以極盡草書“狂、大”之能事為手段,最終達到情感宣泄之目的,人書合一之境界。因此,對于一個技法成熟的頂級草書家來說,大草作品也不是唾手可得般完成的。一件優秀大草作品的完成,技法、情感、心理動因、書寫環境,等等,缺一不可,這些正是大草的難點之所在。

          要想突破大草,或者說能夠真正進入大草,確實不是一件易事,這也是歷史上留下來的經典大草作品太少的根本性原因。突破大草,首先小草基本功要非常扎實,比如字法(含草法)、筆法與章法等。其次,書者要有足夠的天稟、才情。大草作品需要筆法、墨法豐富,空間美學形式多元,這就需要書者從經典作品中讀悟大草之法,并有淹貫眾有之長。最后,大草需要書者人生閱歷、學養的滋養,這是形成大草作品靈魂的關鍵要素。一位哲人曾說,模仿大師的作品,即使模仿得再像,與大師的作品都有本質的區別。這種區別,就是缺乏大師作品的靈魂。

          黃俊儉:從你近兩年的草書作品來看,在取法上好像更多地融入了懷素《自敘帖》的意法元素。請你談談鐘情于懷素大草之法的緣由是什么?

          王 濤:本人一向認為,習草取法,尤其學習大草,懷素《自敘帖》甚為重要,因為此帖羅盡“二王”草書一脈的字法、筆法與章法。學好此帖,可進可退。激進一步,可下探佐理、山谷、京兆、覺斯、青主與良寬;退守一步,可上追伯高、羲獻、皇象與杜崔。從《自敘帖》的線條形態來看,懷素寫的全部是裸線,不但精妙絕倫,而且無一點一畫不在前人法度上。正如陳振濂先生在評價此帖的線條之美時,曾形象地比喻道:“懷素《自敘帖》高妙之處在于其線條是裸線,這就好比身材曼妙的少女,根本用不著裹著華麗的衣服就能顯示出身材的美度!”學習草書的人都知道,寫裸線需要一定的手上功夫,這種功夫就是自如的控筆能力與靈活的運腕能力。懷素《自敘帖》呈現的是裸線,線條彈性與張力十足,此美絕非后來人創造的粗頭濫服式點畫形態所能比擬的。總之,學習大草技法,懷素絕對是不能繞過的一個經典,這也是本人近幾年來習草過程中致力于解效懷素的重要原因。

          黃俊儉:上面你提到了“人生閱歷、學養滋養”是形成大草作品靈魂的關鍵要素,你能否展開來談談書法藝術與個人文化修養之間存在的某種內在關系?

          王 濤:好的。這是近幾年來書法正本清源后,書法圈內圈外常談的一個話題。在這里,我想闡明的觀點是,書法是所有藝術門類中文化屬性最強的藝術形式。一個名副其實的書法家,是如下文化素質的綜合體,包括但不限于書寫技術、審美、人格、學識、藝術修養、文化傳承、社會發展影響力等。書法在古代,自漢末九品中正制取士制度始,直至后來科舉取士制度廢止的1000多年時間里,寫得一手好字與好文章,是一個人進入仕途的必備條件。今天,我們能看到的留存下來的古人墨跡或拓片,大部分經典之作均出自于歷朝歷代的社會精英之手,其文物價值與藝術價值并存。可見,書法作品只是一個載體,隱藏于墨跡背后的人文內涵才是作品的靈魂之所在,其次才談得上作品的審美價值或者說藝術價值。因此,書法藝術與個人文化修養之間有著互為依存的密切關系,寫得一手好字但文化學識淺薄的人,不能稱之為書法家。反之,文化底蘊深厚但寫不好字的人也同樣不能稱之為書法家。現代影印技術高度發達,天下名帖唾手可得,加之書寫工具革新改進,單純學習古人書寫技法已不是難事,在此背景下,我們對書法家的定義當格外慎重,千萬不能過于狹義化或者簡單化。

          (訪談發表于2020年10月14日出版的《書法導報》第十版)

          責任編輯:高華芬;終審:張行方

          條評論
          評論
          相關推薦
          国产午夜福利在线播放